1. 首页 > 游戏攻略

网络散发着豆腐的臭味

自《龙之信条2》发布以来,许多人一直在调侃它是“神与历史的二元性”或“好与坏”。虽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龙之信条2》被许多人称为杰作,但它也被许多人贬低。看到社区里有人把《龙族信条2》形容成臭豆腐或者豆汁,我觉得这很贴切。

对于很多游戏,我一般都是先推广后打压,《龙之信条2》应该是个特例。我想先谈谈大多数玩家的批评。事实上,优化问题并不像大多数人描述的那样糟糕。我的配置很低(3050R7 5800h笔记本电脑)。从低画质开始后,实地有50帧,主城区有25帧。即使在战斗过程中,帧数也一直比较稳定,因此对于非画质党玩家的游戏体验影响不大。

跑图,跑图,还是跑图;除了哥布林就是哥布林。游戏一开始,我体验了一种“完了,我被哥布林包围了”的感觉。前期我时不时会遇到几个哥布林小怪,他们速度极快,擅长偷袭,玩家几乎躲不过。此外,游戏内置的传送石很少,任务系统也有意让玩家前往未知和遥远的地区——itsu no似乎在“强迫”玩家探索。



“反对玩家,教玩家做事”是《龙之信条2》“独特气质”的主要原因之一。游戏很少只有一个存档,甚至玩家的随从可能会患狂犬病并屠杀附近的所有NPC人,因此玩家必须找到复活石来帮助他们赢得复活游戏。《龙之信条2》有很多设计让玩家感到不适。如果你在收音机上,你肯定会认为它是独一无二的,是欧美罕见的奇幻RPG大作。如果你不喜欢,这些设计只会加深制作团队在玩家心中的形象。当然,你也可以玩一些mod来增加传送石的数量并减少运行图片的时间成本,但大多数时候这些模块实际上削弱了游戏的乐趣,让玩家沉浸在这个幻想大陆中并不那么容易。

我上面提到的“单一存档”使游戏在许多情况下不可逆,这产生了一个相当奇妙的效果——玩家有一种参与社区讨论和交流游戏经验的愿望。在《龙的信条2》中,玩家除了自己和主要随从外,还需要招募两名随从,随从可以由政府提供,也可以由其他玩家训练。而且当玩家雇佣朋友的随从时,你不需要花费任何道具。你只需要在雇佣后将任何道具(即使是烂苹果或假宝石,甚至完整的白嫖)交给主人,然后选择赞美和比较。作为主机,您还可以设置一个随从任务,当玩家雇佣您的随从时,他可以在完成此任务后获得预设的奖励项目。在《龙之信条2》这样的单机游戏中,追随者采用的微妙社交系统确实为其增添了不少色彩。

演示版发布的强大捏脸系统在《龙的信条2》发布之前就在各大平台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玩家可以选择男性和女性以及男性和女性兽人开始捏脸,以每个部位的肌肉量为例,一只眼睛有十个选项可以调整。这使得龙芯2的捏脸几乎无限。你可以把自己和你的随从捏成任何人,甚至是野兽。可惜目前游戏中没有便捷的人脸数据分享方式,玩家必须一步一步跟着视频或截图走,真的很麻烦。

如果你接受优化、图运行和单存档这三个问题,你可能会喜欢这个游戏。前四个职业是战士、射手、盗贼和法师。在最初的几个任务之后,勇士和奇才被解锁,然后更难解锁的四个职业是仅被唤醒的玩家的独特职业。幸运的是,伊苏诺成了一个换工作的人。无论球员本人还是随行人员,几乎都是零门槛跳槽,专业训练的速度非常快。友好的转职系统让玩家体验到几乎完整的战斗乐趣。

运行地图的乐趣在于随机事件、宝箱、篝火和鲁豫的一个故事。除去这个不无聊的探索过程,我更想说:战斗,爽!《龙之信条2》拥有完善的战斗系统,各种职业的配合,比如法师妖娆弓箭手(冰系或火系),可以克制一些神奇的东西;剑客将其他远距离抛高,从而找到敌人的弱点。面对地精、蜥蜴、鸟人等小怪,以及独眼巨人、奇美拉、狮鹫、琥珀烈焰龙等霸气Boss,出色的战斗手感让玩家在《龙芯2》中能够获得的正面反馈几乎是无限且多样的。

因为是简评,所以文章肯定没那么全面,只谈一些个人感兴趣的点,逻辑肯定没那么严谨。

当我第一次误入妓院时,直接触发了“成年人的爱好(踏入玫瑰宫)”的成就,但实际上我并没有找到与迷人的老板娘开始缘分的方法。或许《龙之信条2》故意将引导设计得不那么清晰,玩家需要学会自己探索和发现。我很喜欢这个设计,尽管我还在想如何和老板的妻子共度良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