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游戏攻略

游戏和现实的记录者——民俗学者 游戏与现实接轨

民俗学者,一个对普通人来说充满神秘色彩的职业,因为恐怖游戏《零》系列的剧情,被游戏圈评为游戏中最危险的职业。《零》中虚构的民俗学家麻生太郎、宗方义三、镇比清二郎等都是推动游戏开始和发展的工具或线索,这使得游戏剧情具有强烈的真实感。

不仅是《零》系列,哔哩哔哩发行的视觉小说《生活在角落里的奇怪事件书》中的主角群体以及恐怖游戏《纸婚服4》也在民俗学者的背景下探索游戏中的神秘和奇怪事件。

在这些基于当代或现代社会的游戏中,民俗学者扮演“道士”和“巫师”的角色,探索充满传奇恐怖色彩的超自然事件。当然,在现实生活中,研究城市传说、民间神秘故事和乡村轶事确实属于民俗学的研究范畴。他们通常作为观众和记录者来阐明这些民俗现象在时间空中不断变化的意义,这也是民俗学者研究各种小说和游戏中“怪力混沌神”设置的理论来源。

就像mockumentary的怪物档案一样,在讲述者介绍了神秘生物的存在后,古生物学家会结合现有的理论知识和考古发掘来推断神秘生物存在的合理性和可能性。例如,关于蒙古死亡蠕虫的记录最早出现在美国探险家罗伊·查普曼·安德鲁斯的《追踪古代人的足迹》一书中,他在书中写道:“尽管现在人们很少看到死亡蠕虫,但当地蒙古人对死亡蠕虫的存在非常坚定,那些目击者的描述惊人地相似。”美国的古生物学家也从当时蒙古官员的聚会中听到了这个怪物的故事:“一种在场的人从未见过的生物,但各种线索证明了它的存在。”

除了这款游戏之外,在其他文学作品中,民俗学者也会扮演警察或侦探的角色作为主角来解决令人难以置信的案件。比如晋阳诚三郎编辑的漫画《民间传说学者雅库木树》,因为在受神道教影响的日本古代地区,民间总是流传着一些传说,但背后往往有另一个与人性扯不上关系的故事。当神秘的民间传说现象与刑事案件相结合时,它将给推理爱好者一个全新的视角来体验案件侦破的过程。

只是和《零》系列中充当悲剧故事背景板的民俗学家不同。作为主角,Yakumo Tree在拨开民间案件的迷雾后,总能发现背后有着曲折和离奇结局的故事。可以说,民间传说学者雅库木树的结构仍然是日本神秘主义中本固尔派和社会派的交叉结合。

游戏中的民俗学者因死亡率高而被视为最危险的职业,但现实中的民俗内容并不神秘。英语中民俗的本义是“人民的知识”或“人民的智慧”。直译是“人们知识的科学”。它是一门具有人文社会科学性质的交叉学科。研究范围涵盖了口头神话传说的存在,以及对奇异事物的追求;涉及宗教元素、占星术等的民间疗法。早在东汉时期就产生了专门研究风俗的著作,如应劭的《风俗通义》。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有专门描述当地风俗的作品,如金代周初的《风俗志》和梁代宗古的《荆楚岁时记》。自隋唐以来,记录全部或部分习俗和民间艺术的书籍越来越多。然而,具有现代意义的民俗学作品是在新文化运动之后产生的。

1918年中国民俗学在北京大学诞生,到1950年,民俗学以民间文学的名义存在于大学中文系。直到1978年,钟敬文才起草了建立民俗学相关机构的提案,走上了从民间文学向民俗学拓展的道路。中国民俗学研究长期以来以社会史方向,即以具体民俗事件发生和变化历史的知识建构为主要学术工作,从而了解中国社会的过去,特别是遥远的过去,如所谓的“原始”时代。通过研究孟姜女的故事,可以探讨这个故事自先秦以来是如何形成和流传的。通过研究端午节的习俗,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曾有龙图腾。

《睡虎地简牍》记载了先秦时期的法律和民间活动。

在一海之隔的日本,日本文化中有一种对风景和当地文化的特殊迷恋,而且由于神道教的万物有灵多神教(精灵崇拜),自然界中的各种动物和植物都被视为神。在泛神论的世界观中,人和生物之间有一种巧妙的联系。这也影响了日本人的世界观和他们对自然世界的看法,这一传统在城市化进程中逐渐消失或成为一种不常被记住的仪式。另一方面,民俗学家让这些传说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从古代文献中浮现出来,并以另一种方式与我们的城市生活联系起来。

谈到日本民俗学者的历史,不能回避两位创始人柳田国男和学生早川小太郎。早川小太郎最著名的研究成果是三河地区(今爱知县东半部)隆冬时节通宵举行的民间祭祀仪式,即“花节”。《花祭》共一千六百多页,分为上下两卷。第一卷从概况、祭祀结构、祭祀场地和祭祀用具、仪式、舞蹈、音乐和歌谣、参与者、面具、祭祀话语和口头传播等方面全面描述了花卉祭祀的过程和许多相关要素。第二卷侧重于艺术能力,重点关注神乐、帝王音乐和田乐。

日本民间传说大约形成于一百年前。在18世纪,探索日本独特文化的“汉学”和19世纪下半叶从欧洲传入的“地方风俗研究”可以说是日本民俗的两大源头。但真正的民间传说始于1908年夏天柳田国男对九州岛山村刀耕火种和原始狩猎方式的调查。同年秋天,他从一个出生于中国东北的年轻人那里收集了各种轶事。后来,柳田先生建立了一个民俗学研究组织,并与聚集在他门下的青年才俊一起开展研究活动。就这样,日本民间传说发展为“野外学习”。

在欧洲和美国,民俗学是19世纪在欧洲创立的第一门学科。在此之前,世界各国对民间传说的记载和讨论都还处于前科学阶段。然而,在18、19世纪欧洲浪漫主义和民族主义发展的背景下,民俗学学科异军突起,并将其影响传播到美洲、亚洲和非洲,使其成为一门世界性学科。

德国堪称民俗学的摇篮,德国民俗学的奠基人和著名的语言学家格林兄弟。雅各布·格林和威廉·格林认为民歌的创作与任何个人无关,而是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奇迹。他们进一步提出,民间诗歌的原始形式是史诗,而史诗又与神话传说密切相关。他们十分重视民间口头创作的收集,先后出版了《儿童与家庭的故事》《德国传说》《德国神话》等有影响的作品。格林兄弟的民俗研究直接服务于他们重建德国民族文化、抵御当时法国威胁的政治目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是贯穿他们作品的一条主线。格林兄弟坚持认为民间创作的审美价值必须得到重视,民间诗歌的审美与民族精神同等重要,需要重建。

格林兄弟的影响很快就跨越了英吉利海峡,在沉迷于古董的英国古董爱好者中引起了积极的反响。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英国绅士对所有古老的事物都感兴趣,包括他们所谓的“民俗”、仪式信仰、口头创作等。1846年,考古学家托马斯提出了“民俗学”来取代过去关于民间文化的说法。这个自造的英文单词由“folk”和“lore”组成,既涵盖了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又准确地反映了其属于人民的性质。因此,它很快被大多数学者接受,并成为民俗学研究新学科的正式名称。从这个意义上说,英国可以被称为民间传说的故乡。

在北欧国家,民俗与民族主义息息相关,民俗是北欧(尤其是芬兰)民族主义运动的孪生兄弟。在学科建设方面,民俗学在芬兰、瑞典、丹麦和挪威享有较高的学术地位,并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芬兰的民俗研究比现在芬兰共和国的历史要早得多。更重要的是,民间传说在教育人民和争取芬兰独立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北欧民俗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档案馆和博物馆发挥了巨大作用。瑞典的北方博物馆、挪威的北欧博物馆和丹麦的民间档案馆实际上扮演着民俗运动中心的角色。

芬兰赫尔辛基基亚斯马当代艺术博物馆

现实中的民俗学者总是深入田间地头捕捉民间旧闻。因为在日本研究本土文化的一切都可以被统称为民俗学,这种研究范式也是从柳田国男继承而来的。中国民俗学研究的主流是少数民族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恐怖游戏中的民俗学者就像克苏鲁小说中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神秘主义者一样,被用来将故事从日常转向非日常,并将异常存在合理化。向观众解释超自然观念的介绍/工具。所以当这个工具完成使命后,有必要以合理的方式离开。因为它是一个恐怖故事,在大多数情况下,彻底摆脱故事的方法是* * * * *和失踪。